泰州文明网

 
 
2000年高考:填报高考志愿前夕,父亲拎着一篮子鸭蛋答谢班主任
发表时间:2017-06-05 来源:泰州文明网
字号设置: [减小] [常规] [增大] [打印] [关闭]

 

    翁立萍,女,汉族,1982年3月出生,中共党员,现任兴化市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科科长。 

  作为兴化市“小翁姐姐”青少年维权热线负责人,面对失足青少年,她不放弃不歧视,一次次地上门帮教,一趟趟为其奔走;面对遇到困难,需要帮助的未成年人,她总是倾心相助,不求任何回报。她将人文关怀和母性柔情渗透进刻板冰冷的法条中,帮助失足青少年重归社会,用法治护佑青少年成长。2013年,翁立萍当选江苏百名好青年。2014年,翁立萍当选泰州市十佳普法达人,当选2014·最美兴化人。2015年,当选第二批泰州市优秀志愿者。今年7月8日,她被江苏省检察院作为优秀法治宣讲员推荐至最高人民检察院参选,全省仅3人入选。

  近日,去母校开展法治巡讲,看着教室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,不由想起我的高考。

  可以说,我读高中,是一场意外。我生在农村,是长女,下有幼弟;虽读书成绩尚可,父母心心念念的是供我读师范,早日出来工作。1997年的5月,江苏省兴化中学第一次提前招生,父母本不让我报名,是班主任一句“让她去试试,防止中考怯场”让他们改变了主意,也改变了我人生的航向。当年5月底,我收到了录取通知书(158名公费生,我是151名)。在和父母“斗争”多日后,放弃中考,成为了一名高中生。

  为了争口气,从跨进高中大门的第一天起,我就给自己定下目标:一定要考取重点大学,不让父母噩梦成真——他们一直担心,女孩上高中,学习会越来越差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高一学期末,我是班上前十名、年级前八十名;高二学期末,我是班上前五名、年级前二十名。转眼间,高三来了。

  很不幸,2000年,我们赶上了江苏高考改革,考试模式为“3+X”小综合,政治历史地理合为一卷,满分260分。有句话说得好,自己选的路,再苦也要走下去;于是,在老师的带领下,一边复习一边学习新知识——每天5点多起床,10点多休息,虽忙却快乐又充实,还时不时的担任寝室室友的知心姐姐(妹妹),做她们的倾听者,说来碰巧,我目前所在的未成年检察部门,也经常与学生交谈,是不是那时已然预见了今后的工作方向?。

  高三下学期,三次模考,每次都有功课不理想,老师着急,找我谈心,帮我分析失利原因,同时安慰我,不要有太大心理压力,只要正常发挥,一本肯定没问题。或许是老师的安慰起了作用,我的心态逐渐平和,安心备考。至今记得,填志愿前夕,父亲拎着一篮子鸭蛋带给班主任,答谢老师,那是我读高中三年,他和老师第一次见面;班主任不肯收,他说,“给孩子多补补,孩子最辛苦”,后来,鸭蛋被父亲带回家的。写到这儿,不禁潸然泪下,当时我一个月生活费200元左右,不敢乱花一分钱,怕给父母添负担。

  6月底,放假一周,回家备考,我住到姨妈家。此时反而不紧张,把模考试卷拿出来过几遍,看看错题。7月7日,姨妈给我准备了粽子和包子,寓意“包中”。

  数学一直是我的弱项,时间还剩半个多小时,最后一道大题14分、倒数第三大题第二小题8分,难,果断放弃。把卷子从头开始复查,交卷。出了考场,同班的一名男生(学习一般),在楼道上说了一句“数学好简单”;我一惊,考试用的笔袋掉落至楼下······刚到姨妈家,班主任打来电话,安慰说数学很难,数学尖子生也有一题没做,不要有负担,我方才放下心来。

  高考三天很快结束,我收拾行囊回到家乡,帮父母洗衣烧饭做家务。等待是焦急的,能查分数那天,一大早坐车去姨妈家听电话,我自己家中没电话,当电话里传来“语文96分”,我眼前一黑,已听不见其他,心想“完了完了完了······”;待我回过神来,姨妈已帮我记好分数:数学124分、英语132分、综合203分,总分555分。正沮丧之际,班主任打电话,先是痛骂一顿,语文考得太差太差;接着告诉我,本一线475分,总分尚可,让我回家等录取消息去。

  于是开始天天盯着江苏电视台教育频道,北京外国语大学没有录取;还好,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录取了。拿到录取通知书,给班主任报喜,才知道我的分数在文科中,当年总分兴化第二、泰州第九、江苏前五十,我的母校——江苏省兴化中学也创造了建校以来的最好成绩。

  一转眼,我已参加工作多年,回到家乡,回到我深爱的故土。很多人说我傻,但我就是傻得执着而不悔,因为这片土地有我离不开的人和事。

 

责任编辑:
相关新闻:
全国文明网联盟联播
 
主题活动 更多>>
 
 
 中国文明网联盟
 
主办单位:泰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泰州文明网©版权所有
网页制作:泰州网络宣传中心